经典论文-The Strength of Weak Ties

社交网络分析史上最最经典的论文,其地位和重要性无需多谈。这几天终于抽空草读了一遍,写写笔记。

这是篇社会科学的论文,所以通篇没有任何的公式和数学证明,读起来不太费脑子。但另外一方面,因为1973年实在太过遥远,论文的遣词造句和现在有些差别,再加上学科不同,某些常用词在我看来很陌生,所以咬文嚼字有些费劲。更大的困难还来自于先验知识的缺乏,要了解1973年当时写论文时的环境和知识体系需要费些时间。

image

Paper开篇即提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当时的社会学分析micro-level interactions和macro-level patterns相脱节,所以它提到自己的策略是:

“choose a rather limited aspect of small-scale interaction – the strength of interpersonal ties – and to show, in some detail, how the use of network analysis can relate this aspect to such varied macro phenomena as diffusion, …”

对于这点,我非常的赞成。现在的online SN已经提供了大量的数据,但是,如果我们只是在这些数据上进行统计分析,那么纵然得到了很多”macro patterns”,也是不太有意义的。更重要的是,能够对这些patterns进行解释。而如何解释?必须从微观入手。从微观到宏观,这也是我认为SNA最有意思的地方。

———————–

随后,Paper给出了strength of tie的定义。如果要计算一个联系的强弱,我们可能会从很多的维度做分析,比如两个人联系的时间,投入情感的强弱,等等。但是作者(可能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数据做计算,也可能是因为无法给出一个大家都认可的计算模型)回避了这个问题,他没有给出直接计算strength的方法,而是提出了一个Hypothesis:

“the stronger the tie between A and B, the larger the proportion of individuals in S to whom they will both be tied, that is, connected by a weak or strong tie. This overlap in their friendship circles is predicted to be least when their tie is absent, most when it is strong, and intermediate when it is weak.”

如果我们认可这个假设,那么一个联系的强度就很容易计算了-它和两个人好友之间的overlap的大小正相关。所以在后面的文章中,weak ties就等同于两个人只有很少的共同好友。

但是这里很有问题。首先,这个假设成立吗?看上去似乎很对,但仔细琢磨,其实生活中有很多反例可以找到,这个假设是不是过于简单了?其次,相关不代表因果。strength和friends overlap相关,但谁是因,谁是果?
这个假设是如此的重要,它是整篇论文的基石,而如果基石不稳,是不是整篇论文就没什么意义了?

———————–

Paper的主体部分,作者从三个方面解释了weak ties的作用:
1. Diffusion Process
2. Egocentric Networks
3. Community Organization
起到的作用都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很重要”。

image(AB, AC是strong ties,而BC是absent ties – “most unlikely to occur”)

在解释weakTies在Diffusion Process中起的作用,作者的思路大概是这样的:
1. 因为上图所示的”forbidden triad”
2. 所以 “no strong tie is a bridge” (细细体会为什么?)
3. 所以bridge一定是weak ties
4. 而bridge在传播扩散过程中非常的重要
5. 所以weak ties很重要
再简单一点,就是 A很重要,因为A就是B,所以B很重要。

上面所提及的bridge,就是指网络中的一个tie,如果剔除了它,则会导致一些节点不再连通,这样的tie就是bridge。在大规模的网络中,几乎不太可能出现这种纯粹的”bridge”,因此作者定义了一个更宽松的概念”local bridge”: 如果剔除了这个tie,会导致一些节点的距离大于n,那么这个tie就是”local bridge of degree n”。(如下图所示)
这里面其实还隐藏了另外一个概念: 社会学家们常常认为,如果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达到了一定程度,其实就可以认为这两个人不可达了。而这个阈值似乎还很小,可能只有4或者5(或者更小?2-3?)

image

如果没有weak ties,那么消息就只能够在有限的一些clique中传播,而很难传递到更远的地方。而通过weak ties,可以影响到更多的人。

论证ego network的时候,作者首先将ego network分成了两部分: 一部分是和ego紧密联系,彼此互知, “few contacts not tied to ego”的密友,他们之间都是strong ties; 另一部分则彼此相互不熟悉,且”tied to individuals not tied to ego”,这些人都是通过weak ties和ego相连接。

image

然后作者使用了那个非常著名的找工作的例子说明: 那些通过weak ties联系的人更容易帮你找到工作。

但是这里有个问题,事实上论文中也提到了,因为位于weak ties的朋友(前公司的同事,中学同学…)数量上要远大于你的密友,所以从概率的角度解释,也一定是weak ties的朋友更容易帮你找到工作(因为他们人多!)。所以,到底是weak ties在起作用,还是人数在起作用?

关于Community Organization,作者试图回答一个问题: “why some communities organize for common goals easily and effectively whereas others seem unable to mobilize resources, even against dire threats ?”

以前的研究都将这些无能的communities归结于文化和人的性格。而作者将这个问题的核心归结于人们是否能够对Leader有信任感。而产生信任感的核心在于Leader和人们之间有”direct or indirect connection”。为什么必须要有connection才能够产生信任感呢,作者认为:

“people rarely act on mass-media information unless it is also transmitted through personal ties, otherwise one has no particular reason to think that an advertised product or an organization should be taken seriously”

说实话,作者将这个问题和weak ties扯上我觉着有些牵强。但是关于Leader的这部分还挺有意思。反过来想想,如果希望成为某个组织的Leader,是不是意味着应该去从事哪些能够具有大量weak ties的职位呢^-^

总的来说,这篇论文的”坑”还是不少的,但毕竟是它第一次提出了weak ties的作用,所以还是够资格成为经典的。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Paper笔记, Social Network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